精選文章

您目前的位置:首頁 > 最新消息 > 精選文章
| More

被高估的中國EMBA價值

公告時間:2010-11-05

這幾年全球產業界吹起精實變革風,直接應邀到各地企業診斷與演講,成為我社會服務的一部份,行程遍及海峽兩岸與日本。這個兼具理論與實踐的工作,受到中國高等教育EMBA(高階管理碩士)負責人的注意,最近參加授課的同時,也得到了直接觀察的寶貴機會。

今年台大與上海復旦大學合作開設兩岸EMBA專班,開兩岸大學合作EMBA專班之先聲,更因收費達一百六十萬台幣,成為各界話題。日前從上海飛桃園的班機,剛好讀到這期遠見雜誌圖文並茂的報導,對被高估的中國EMBA價值,深感憂慮。中國EMBA的發展,從與歐美大學合作開始,還不到10年。目前每年招生600名EMBA學生的知名院校已經不在少數,集中在北京和上海。大量招生結合昂貴學費,學生都是大型集團董事長或總經理的2000年代前期景象,已成為明日黃花。一位知名大學的EMBA項目主任對我說:「知名大學EMBA的最大貢獻,恐怕是讓很多事業生涯發展順利的中高年人士(含部份中層主管),能夠一圓取得名校學位的兒時宿願。」

迥異於台灣EMBA負責主管由教師兼任的現象,中國的項目負責人很多都是專業經理人。這位項目主任,引用所屬辦公室人數除去年的營業額,說他們的人均產值超過200萬人民幣;而且在中國還不算高的。更有趣的,許多EMBA都未擁有「專屬師資」。以上海為例,復旦大學的名師,通常也在其他學校教授相同的課程。最貴的復旦收費近50萬人民幣,有些學校收費只有一半,師資與課程卻雷同。比較能夠解釋的,還是學位的價值。當然,在長期而大量授予EMBA之後,已經讓名校學位逐漸大眾化。過於高估中國EMBA的價值,恐怕是當前兩岸管理教育合作發展的問題。

就個人淺見,兩岸高等管理教育合作課程,台灣優勢應該屬於被忽略或嚴重低估的部份,將隨著發展過程被自然重估。將這個角度,中國EMBA學不到的高階管理本質,特別是下列三個核心價值或產業智慧,極可能在台灣的管理教育或產業研究中找到。

第一,尊重原創的學術精神。

此次也在台大復旦EMBA領銜開課的錢世政(復旦大學教授,目前借調上海實業集團副總裁)就對我說,台大對授課講義必須加列引用文獻、參考文獻的要求,讓他印象深刻。我個人的考察發現,中國管理學界原本就比較欠缺尊重原創的精神,為了迎合參差不齊的EMBA學員,許多EMBA的授課教材,都是通俗的講稿。中國快速發展過程留下的故事固然值得教導,但介紹過程引用大量現有理論或模式,卻經常不註明或刻意省略,並不可取。台灣應該堅持尊重原創的學術精神,並藉以促使中國管理教育健康發展。

第二,理論體系建構的強調。

中國EMBA授課教師的名嘴化、實務化不能視為創新。1990年出版精實生產名著紅極一時的沃馬克(James P. Womack),因為沒有學術成果而被迫離開麻省理工學院(MIT)。此事固然各方見解不一,對於MIT堅持理論體系建構的學術精神,仍一致地充滿敬意。管理學術相信,好的實務一定具備理論。我們希望在管理領域具備卓越基礎的部分台大教授,如江炯聰、湯明哲與李吉仁,能發揮兩岸合作的向上提升效果。

第三,台灣企業的升級轉型與國際化。

中國EMBA課程雷同,大約是一種美國EMBA課程因應中國大型企業需求的修正版。這些內容,與近兩年大陸沿海代工企業面臨的困境,已經顯得格格不入。台灣自行車、工具機等以中小企業為主體的升級轉型與國際化,正是當前中國企業省思變革、甚至活用臺灣企業優勢的重要學習標的。

面對大國崛起的優越意識,極可能讓台灣學術界在與大陸交流過程,高估對方價值,輕忽本身所淬煉的優勢。台灣管理學界不大也不強,卻具備華人圈中不可搖撼的核心價值與產業智慧。我們希望這些寶貴的無形資產因為兩岸的綿密互動,而日益精實壯大。

作者:劉仁傑 東海大學教授、大阪市立大學客座教授
轉載自 2010.11.05 工商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