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您目前的位置:首頁 > 最新消息 > 精選文章
| More

中國EMBA高調改革 悄然漲價

公告時間:2011-07-28

前不久,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召開新聞發佈會,院長蔡洪濱公佈了EMBA(高層管理人員工商管理碩士——記者注)改革思路。該院希望借助高校理想主義的環境,注入更多人文主義的血液,試圖將EMBA拉回教育原點。

在北大光華推出EMBA項目改革方案後的第三天,中國人民大學商學院也向社會公佈了自己EMBA的最新設計方案,其課程設計融入了不少價值觀、人文觀、歷史觀的內容,試圖解決中國EMBA教學過程存在的“價值觀培養太弱”的問題。而在一年前,上海交通大學就推出了自己的EMBA革新路線,並首次把社會責任課程擺在EMBA課程設置的第一位。

近些年,國內凡有EMBA項目的商學院在課程設置上都不乏改動,有小試牛刀,也有大刀闊斧,不過殊途同歸,都旨在提升教學品質,最終目標是回歸教育本質。但這一歸途走起來似乎並不平坦。

中國EMBA項目專業從創立迄今,將近10年。一直以來,EMBA常常以學院賺錢機和富人俱樂部的角色在公眾的印象裏徘徊,專業學位的本色幾乎被遺忘。

攀升的學費等於在改革道路上自設關卡

從設立之初,EMBA項目似乎就和金錢有著扯不清的關係。

就在北大光華新聞發佈會的當天,項目改革方案甫一亮相,最受媒體關注的不是主辦方推介有關改革的課程設置,而是事前並未在宣傳材料中提及的收費問題。

“費用上漲了一點,從45萬到53.8萬。”光華管理學院副院長、EMBA學位項目中心主任張志學對媒體說。漲幅接近20%。

據媒體報道,國內另外幾家著名商學院的EMBA費用也紛紛上漲。其中,中歐國際工商學院EMBA去年學費為39.8萬元,今年漲至45.8萬元;長江商學院今年春季EMBA學費已漲至62.8萬元,明年春季有可能會繼續漲價。

多年以來,EMBA的高學費一直被人們詬病為富人VIP俱樂部的入會費。有高校商學院老師認為,在改革的形勢下,項目收費繼續抬升,此舉無異於在改革道路上自設關卡,改革難度不減反增,回歸教育本質遙遙無期。

“EMBA項目是一個市場化比較高的項目,其價格應該反映成本,更要反映價值。”蔡洪濱解釋,北大光華是體制內的學院,長期以來受體制內的限制,其學費並不完全反映它的價值,現在院方希望做的是逐步提高項目的價值和品質,這個過程中間有成本的提升,但也有更大價值的提升。

此前,有媒體報道,EMBA全球委員會2010年底的數據反映,全球的EMBA班平均價格為6.5萬美元,合人民幣42萬元多,畢業收入13萬美元。從這一數據來看,EMBA的高昂收費與其市場收益的確可以得到相應的“收支平衡”。

即便是市場反映出了教學產品的價值,業內對其教學品質還是有不少責難。北京師範大學管理學院教授王建民在微博上說,“985”高校辦MBA和EMBA,更多的動力來自於能夠收取高昂學費,其行為短期化,很難為畢業生的學習品質負責。

上過EMBA的課後發現不會做企業了

早在2006年,長江商學院便率先引入人文課程。然而,如何將管理、商業教育和人文社科的內容融匯貫通,而不單單是開了一門愛好式的課程,在實際的課程與教授的配置方面並非易事。《財經》雜誌執行主編何剛說,EMBA最終還是要在商言商,講人文課程不等於純粹講國學、養生,這樣的要求對不少教師來說是難以企及的。

在國內,商學院引進優秀師資的情況不容樂觀。早在5年前,就有位商學院院長曾“語出驚人”:中國公立大學儲備的EMBA師資裏面,能夠高品質地完成EMBA教育的教師不超過50人。

“國內高校的學術氛圍,教學研究平臺乃至師資評估的指標體系,都還不能令人滿意。”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教授說。這位教授剛剛離開國內高校,前往美國威斯康星大學任教。

對於EMBA教學而言,另一重要因素是豐富且符合本土市場的案例庫。作為西方的舶來品,如何將EMBA教育與本土實踐相結合,讓理論產生的環境與中國實踐家們成長的環境相吻合,是中國商學院一直努力的方向。

遺憾的是,國內案例庫裏並沒有太多的存貨。一位商學院的教授表示,EMBA創建之初正趕上中國加入WTO,市場化法制建設尚不完善,許多商業運作是靠老一輩伺機打拼而來的,這些經驗或教訓是難以寫進案例庫的,即便寫入,也很難為現今常態的市場操作提供借鑒。

“上過EMBA的課後發現不會做企業了。”張志學說,有不少學員這樣提出來,跟著教授的說法行不通,倒是企業老闆自己原來摸索的路子反而成功了。 

吃飯喝酒混圈子就能引領中國商業精神?

事實上,除了課程設置、師資隊伍和案例庫不盡如人意外,充滿銅臭味的學風也給這種“素養提升”的EMBA教育打了折扣。

EMBA的10年也是中國企業迅猛發展的10年,《創業家》雜誌總編輯兼社長、發行人牛文文說,老一輩中的企業家選擇EMBA並非真正意義上的學業進修,大多是為混個好聽的學位,在學界博得一席虛名。

“小錢砸進大錢輸出”,新浪網副總編輯鄧慶旭打趣道,在一個學員起點很高的環境裏,吃飯喝酒、交際應酬無可厚非,關鍵還是能夠從這裡拿到“靈魂”。

這位北大光華EMBA學員在發佈會的前一天剛畢業,正在反思過去兩年的得失:“中國的EMBA教育沒有靈魂,很難培養出企業家獨立的人格和多維度看待人生與社會的視角。”鄧慶旭發現,校友中有一部分在畢業之後依然感覺很自卑,擁有幾億元的身家,還到處抱怨自己英語差,不能張嘴說。

眾所週知,如今EMBA學員魚龍混雜、教學參差不齊的局面,並非是學院單方面所釀成。國內有不少商學院院長曾對媒體公開抱怨學員難招,但每年還是有不少抱著各種各樣目的的企業老總來此求學。有媒體評價,一些學院的EMBA已經蛻化成批發博士帽的新途徑,甚至開始“以吏為師”,搞“行政級別越高,知識水準越高”的把戲,向權利諂媚。

“關鍵還是在建立一個更符合市場規範的政商關係。”北大光華媒體高層訪問學者、中央電視臺財經頻道副總監任學安建議,如果有企業爆出某個醜聞案件,院方可以立即宣佈取消該企業領導的EMBA資格。

“改革很需要勇氣,更要敢於割捨。”張志學說,整個改革過程中不免會被短期的商業利益所驅使,比如盲目擴大招生規模。

培養商業倫理道德乃至引領中國時代的商業思想體系進步,一直是EMBA教育力求達到的目標。北大光華管理學院深圳分院院長李其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也透露了一些無奈。他說,即便EMBA教育在學校可以頂住各種眼前的誘惑,但企業家在這裡學習的時間畢竟是短暫的,改變起來也非易事。

2011年07月27日 07:56   來源:中國青年報   邱晨輝
http://big5.ce.cn/xwzx/kj/201107/27/t20110727_22566868.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