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您目前的位置:首頁 > 最新消息 > 精選文章
| More

世界尖銳不平

公告時間:2011-12-01

攤開世界地圖,你看到平坦的世界。這地圖在短距離給我們明確的空間概念,但面對世界的宏觀決策,這圖卻給我們嚴重的錯誤認知。比如從溫哥華飛到香港,一般最短距離是飛經阿拉斯加、阿留申群島、庫頁島、日本、中國東海、台灣。

所以從多倫多飛香港最短距離是橫越北美,再延伸這遠程航線。然而用谷歌地球轉動地球,你會發現多倫多飛香港的最短距離,是往北經格陵蘭島、北極圈,然後南飛經西伯利亞、蒙古,穿越中國。我就曾搭過這樣的航線。


「世界是平的」的含意不是指地理關係,而是指在柏林圍牆倒塌技術後,網路使訊息與產品暢通無阻,促成電子商務發達,經濟全球化使世界變得平坦。這就是紐約時報專欄作家佛里曼(Thomas Friedman)所寫的《世界是平的》(The World is Flat)這本書主要含意。他在書中分析了21世紀初期全球化過程中世界正被抹平,使得個人與企業透過全球化過程獲得權力。這種快速的改變是透過科技進步與社會協定的交合而產生的,抗拒這些改變的國家,逆勢者亡。

幾年前這本書的中文版在台出版,我曾在台大門口的書局大幅廣告前凝思這本書的誤謬。果然幾年來有很多學者已經提出同樣質疑的觀點。比如喬治梅森大學佛羅理達教授(Richard Florida)在《大西洋月刊》寫了一篇「世界尖銳不平(The world is spiky)」,他用人口、光線發放、專利與科學文獻引述放置到3D世界地圖,反駁世界是平的。

全球發展中心總裁博德索(Nancy Birdsall)也從不公平與不公義的全球經濟觀點,提出世界不是平的。英國的劍橋區域、經濟與社會學報也有幾位學者反駁世界是平的觀點。更多的專欄評論也是一面倒,認為世界大不平。

我去過上海的新天地與青海的德令哈,看到即使在高速公路與網路的迅速建設之下,中國內部的世界還是非常的不平。在上海高級俱樂部的廁所,有西裝筆挺的服務人員在客人洗手之後,遞上乾淨的手巾。而在青海公路邊的公廁,卻是簡陋不堪,惡臭四溢。

世界對富強之國才是平的,美國艦隊縱橫太平洋與阿拉伯灣,中國剛建一艘航空母艦,就受到美國的壓力。世界對郭台銘是平的,然而對大部分的鴻海80萬員工而言,世界只有宿舍、餐廳與工廠。不管黑貓白貓,有錢有勢有智慧的貓,才是能看見世界是平的好貓。

作者:國立中央大學管理學院EMBA 林子銘教授
轉載自《理財周刊》585期 http://www.moneyedu.org.tw/Web/Column/Detail.aspx?ID=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