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您目前的位置:首頁 > 最新消息 > 精選文章
| More

從兩件兇殺案看資訊倫理-倫理腦力與倫理決策

公告時間:2012-11-16

資訊倫理是資訊管理中主要議題之一,在設計與使用資訊科技時,你的頭腦是否會思考有關他人權益所牽涉之法律與倫理議題而做出適切之決策?這樣成熟之倫理腦力又存在你頭腦何處?

為了讓你了解這議題之重要性,我先告訴你兩個近年在歐美兇殺案件。一個發生在加拿大,一件發生在荷蘭。兩件都與華人有關,也都與後面我要討論之倫理腦力理論有關。

案件一:加拿大多倫多圖書館命案

2010年12月2日下午約4時。加拿大多倫多位於Main Street與Gerrard Street East的市立圖書館分館發生一件特殊的兇殺案。52歲的華人CS被一位年輕人先用胡椒噴霧和椅子猛襲,再用十字弩射殺,然後用鐵鎚敲碎腦殼。安靜的圖書館濺血驚暴,凶手行兇後冷靜地駕駛一輛小型客貨車離開,但車牌號碼被一名目擊者抄下。警員接報後拘捕疑犯。此案特殊之處是:案發時間是白天,不是深夜;地點在圖書館,不是酒吧;兇器不是手槍,是十字弩;兇手不是職業兇手,他是被害人兒子。

根據二年來十幾份多倫多中文與英文報紙資料,我理解這離奇案情如下。這位用十字弩射殺親生父親的華裔青年FZ,原來住在多倫多,後來與母親搬至渥太華。他長途驅車前來多市射殺父親。在2012年FZ在7月承認犯有二級謀殺,9月4日,安省高等法院綜合控辯雙方的建議,並慎重考慮,判處持FZ終身監禁,至少十年之內不得假釋。

兒子為何如此憤怒殺父?

法庭記錄顯示,FZ及其母親曾在精神和肉體上長期遭受CS的虐待。母親作證,FZ僅一個月大時,CS就捏他的臉頰,母親試圖阻攔時卻遭到一頓打。FZ在童年時因為尿床,被父親威脅要割掉他的陰莖。CS還將尿液潑向兒子;逼迫他吃下垃圾袋中的嘔吐物和魚。CS因不滿兒子向學校捐款,當著兒子的面扭斷兒子寵物鳥的頭。CS並威脅母子倆,若向外界透露他們的痛苦生活,則會殺了他們或者割斷他們的舌頭,為了強調這一點,CS當著他們的面切斷一隻兔子的舌頭。FZ和母親逃到渥太華躲避CS,他們恐懼CS的追蹤,一度穿著防彈背心和防火衣度日,以防被槍擊和被縱火焚燒。

CS曾2次因為家庭暴力而被警方逮捕並上法庭受審。1999年8月,CS因家庭暴力而被捕,後於2000 年6月向法官承認罪行,被判罰押後刑期以及12個月的守行為。當時FZ只有13、4歲。此外,CS還因為盜竊和不遵守假釋規定等問題,被法官判罰。有次CS和妻子發生爭執打鬥,岳母勸架也被掛彩,母女都前往醫院治傷。CS咆哮:「我是這個家的統治者!所有人都要按我說的去做。」他因而被控持械傷人罪,被法官判處142天的監禁,接受憤怒情緒控制輔導。CS的家庭暴力問題非常嚴重,一旦發怒,幾乎見人就打。CS又被指曾追打兒子,把兒子嚇得躲在車房不敢出來。有鄰居更說,死者曾用一袋狗糞威嚇他。

母親擔心丈夫出獄後再傷人,於是帶兒子離開。2005年已妻子開始辦理離婚手續,母子並且曾經至澳洲申請難民被拒絕,又回加渥太華。CS在2010年9月15日因為離婚成立,被強迫驅離他們夫婦在多倫多10年前買之房子。他當天就流浪街頭,所有私人物品都沒有帶出來,後來經人介紹來到Main Street無家可歸者庇護所,所以他經常至圖書館。

中國父親為何如此兇殘?

法庭記錄沒有特別解釋為何CS如此兇殘。原來CS在死前曾經找過華裔記者與華裔律師求救,他們陸續揭開了英文報紙沒有刊載之祕密。在2010年,CS已經流離失所了一段時間,英文不流利,沒有工作,衣衫不整,他嘗試找華人專家協助。根據華裔記者與華裔律師之了解,CS當時已經是遊民街友,全身有臭味。CS原先在出國前在中國雲南省石油化學工業廳任化學工程師,主管橡膠加工工業生產技術。為何一位工程師會如此兇暴?他又是如何從中國雲南落魄至此?原來他的妻子是雲南大學英語教師,在1996年1月受雲南省外派到澳大利亞學習英語,CS在6月到澳大利亞悉尼相聚。後來他的妻子在渥太華教新移民英文。

一場車禍改變個性

CS於1997年2月27日早晨7時許,在澳大利亞悉尼市一條僻靜街道的拐彎處遭遇了車禍,當時他顱腦開裂,失去部份頭腦,休克五天四夜。後來,在醫師救治下,他終於起死回生,頭顱留下傷疤,體質很弱,常有暫時性失意,處於不省人事的狀態。他手指僵硬不能彎曲等症狀,完全無法從事體力工作。澳洲醫生評估認CS在車禍中大腦受傷,思維受損,語言和記憶方面出現障礙。後來他曾經被人送進精神病院,醫生確診了一下就命令把他綁在床上,立刻注射藥物。他不到50歲的時候已經是滿頭白髮,頭痛和各種炎症接連不斷,夜難入眠,白天疲憊,需要躺在床上,已近不能自理。 他在澳洲的車禍案了結,獲得賠償30萬元澳幣,他們用這筆錢於2000年到多倫多買了房屋。華裔律師感到,CS有些時候頭腦非常清晰,甚至敏銳﹔但有些時候,就發生問題,說的話不盡合情理。

一個工程師破碎的頭腦,毀了家人,也毀了自己。他的倫理腦力受損,以致於他的家庭倫理充滿暴力,倫理決策荒唐走失。他的兒子在他出車禍時,剛好是要進入青春期之前(preteen),FZ本身的頭腦也開始進入風暴改造期。一個頭腦破損的父親,一個頭腦經歷風暴的兒子,這個家庭倫理悲劇就這樣產生了。倫理腦力在哪個部位?

額葉腦是控制情緒之主要腦部

頭腦科學歷史上,有一個著名的個案。一位勤奮負責的年輕工頭,因為一場意外,嚴重的傷害他的額葉腦,使他變成說話不負責任,脾氣暴躁,口出穢言。在1848年9月13日,一個名叫蓋吉(Phineas Gage)的鐵路工人,在美國弗蒙特州施工時,不慎引發爆炸,被一根1公尺長直徑3公分的彈跳上來,從左灌骨刺入,穿入腦部,擊穿前頭顱而出。這根鐵條飛了27公尺才落地。他奇蹟式的存活下來。但是從此失去控制行為的能力,十二年後死於加州。現今他的破裂頭骨與鐵棍在哈佛大學醫學院展示。


圖一:蓋吉與刺穿他額葉腦的鐵棍,出處

 

圖二:現在用電腦模擬顯示蓋吉受損毀的額葉腦,出處

蓋吉受傷的腦部是額葉腦,包含眼眶額葉皮質(orbitofrontal cortex)及前額葉皮質內側(medial prefrontal cortex)。額葉腦在情緒及決策方面扮演重要的角色。這兩個腦區合稱為額葉下內部ventromedial frontal lobe (VMF)。額葉腦扮演著一個行為決果評估的角色以支援複雜行為的執行。它必須考量風險(risk)、延遲(delay)以及模糊地帶(ambiguity)。這部位受損會影響行為風險與價值的判斷。
  
案件二:荷蘭臉書兇殺案(Netherlands Facebook Murder Case)

2012年荷蘭發生震驚該國的華人「臉書謀殺案」。15歲華裔少女少女JWH因為在社群網站「臉書」談論她好友的隨便男女關係,引起好友不滿串同男友僱用另一位華裔少年殺手殺人。JWH遭人刺殺 ,住院5天後去世。

JWN與16歲華裔少女P結識兩年,原是好朋友。但JWH去年在「臉書」上幾次公開宣稱波莉的男女關係很隨便,說她跟男孩都有性出軌關係(sexual escapades)。P上網得知後憤恨不平,與JWH發生爭執,兩人吵架,互相連結同學通過簡訊、網路等展開語言攻擊。P跟17歲華裔男友W決定報復。他們研究殺人計劃,聯繫剛滿14歲的中荷混血少年J。他們給了J不滿100歐元之頭款,並答應日後會支付J酒錢。J上門找JWH,JWH父親應門喚來女兒後,一轉轉身離開,JWH就被J刀襲。由於J未成年,只被判刑1年及受精神病院拘禁。青少年的網路行為成為荷蘭關心議題。然而,臉書引起之兇殺案,並不限於少年,成年情侶怨偶夫妻因為臉書而殺害他人之案件,常有所聞。在台灣因臉書引起法律訴訟也常有所聞。英國發現離婚案件有1/3是因為臉書而起。只是青少年的社會腦-額葉腦還不成熟,臉書容易使他們受害。台灣常常就有未成年少女,因網路社交而受騙。

青少年之社會腦

青少年的頭腦(adolescent brain),特別是額葉腦,還在繼續成熟的過程之中。這在我上次寫的文章中有詳細解釋。下面圖三是出自美國公眾廣播服務之網站,圖四來自少年犯罪法律協助網路資料,根據頭腦醫學,成人的成熟頭腦(Adult Brain)感情決策腦力來自額葉腦,特別事前額葉腦。而青少年未成熟頭腦(adolescent brain)感情決策腦力來自哺乳類特徵的邊緣系統,特別是杏仁核。而杏仁核是情緒風暴之中心。

這樣看來,有些成人藉著使用資訊科技時,做出傷害別人之決策,很可能是他本身的頭腦還沒有從青少年版升級為成人版。他的倫理腦力作業平台(Ethical Brain OS)無法處理複雜之人際問題。


圖三︰解決情緒問題時,左邊是成人啟用之處-額葉腦,右邊是青少年啟用之處-杏仁核,出處


圖四:成人與青少年頭腦決策腦力之差異,出處

倫理決策與倫理腦力

中國人談倫理,偏重於長幼有序,排輩論位。然而西方談倫理,在於當法律沒有明確規範時,你做決策可能會傷害無辜的人,這時你衡量對還是錯心中的一把尺,就是倫理決策。做倫理決策時活躍的腦部力量,就是倫理腦力。倫理腦力較差的人,額葉腦比較弱化,以比較會產生反社會行為。請看下圖五腦部圖示。


圖五︰ 紅色圖示頭腦中部位受損時產生反社會行為,綠色部位是倫理決策問題活躍,而黃色部位是同時與反社會行為與倫理決策有關。出處︰Soc Cogn Affect Neurosci (2006) 1(3): 203-213.doi: 10.1093/scan/nsl033First published online: October 20, 2006Neural foundations to moral reasoning and antisocial behavior

結論

老子說︰知人者智,自知者強。這種自知知人的腦力在於健全的額葉腦。相識滿天下,知心能幾人?臉書所產生的社會網路,益友固然可以是社會資本,損友也可為社會負債。倫理腦力若有缺失,父子反目,好友成仇。使用網路社交網站時,你若不激發你的額葉腦,你的網路行為可能帶來意想不到的兇煞。倫理腦力可以幫助你趨吉避兇。

作者:國立中央大學EMBA 林子銘 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