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您目前的位置:首頁 > 最新消息 > 精選文章
| More

「中大EMBA觀點」企業治理與法律風險

公告時間:2012-11-10

企業法規的原始設計上,本來就企圖要將載有資本與財產的虛擬法人空殼,與公司登記的高階管理人員,利害與共的綁在一起。讓董事、監察人、或經理人等自然人(機關擔當人)所作的違法勾當,必需與背後的公司招牌,對股東與債權人連帶負起損害賠償的責任。至於法律上責任歸屬,主要依據公司法、商業會計法與證交法 (公開發行公司) 等法令規定。除了已經在經濟部登記為董事、監察人,為公司的「當然負責人」外;高階經理人,則是以公司章程、辦事細則、契約或公司內部簽呈、傳票、電子郵件等文件記錄,決定該行為內容,究竟有無符合「執行職務範圍」,再進一步判斷涉案的高階經理人,是否該等同看待為「公司負責人」。

除了前面提到的民事責任追究,必需經歷如此一連串的法律標準作業流程,才能確定誰該負責。刑事部份,檢調與金管單位,則需進行「背信」、「財報不實」、「內線交易」、「操縱市場」、或「非常規交易」等行政與刑事偵辦程序同時,也透過證據檢視,搞清楚誰才該去牢房過夜。

除了少數的例外情形,公司董事會所作成的重要商業決定,大都需要經過股東會作成決議,法律上才算數。因此,針對股東會的「召集」與「決議」,公司法、證交法都設計了一連串程序,要求大小規模的公司必需遵循,若有些許差池,恐怕都難脫反對決議結果的股東,向法院提起訴訟,主張決議不算數,必需重新再走一回程序,另外再開股東會。若是股東人數眾多的上市櫃公司,更將牽動股價,造成股東權益的損失。更別說業務與財務上面臨不確定的延宕,對於公司所造成的不利影響。

然而,大型公司想要積極防止有心人藉股東會鬧場,動輒可能觸及公司法所保障的程序規定,又給了鬧場股東藉由訴訟,負面宣傳造成不利公司聲譽的機會。策略上,或許各位都聽過有公司透過臨時動議,變更選舉方式產生突襲效果、延長股東報到程序讓股東無法進場,達成延宕議事效果、聲稱少數股東行使提案權資料不足,拒絕納入議案…等方式;但如此小心眼的偷吃步,恐怕只會埋下更多恩怨糾葛。回歸制度面,公司藉由「議事規則」與「議事手冊」(公開發行公司)的審慎制訂,也許更能根本的取得策略上的主動權,有效阻卻股東利用干擾會議,造成公司處理時,不慎發生程序瑕疵的後遺症。

管制鬆緊之間,關乎業者成本。台灣,幅員不大,人口不多,但美麗而多元。未來,依賴各位,帶領企業,迎接挑戰。謹獻上由衷祝福,大家遵法守際,遠離紛爭,事業蒸蒸日上。但願人長久,公司更悠久。

作者:國立中央大學EMBA 謝易宏 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