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您目前的位置:首頁 > 最新消息 > 精選文章
| More

宏致用「少林掃地生精神」拚技術 全球八成筆電都用它的連接器

公告時間:2009-05-01

[轉載自2009.4.27第1118期商業週刊,受訪者:宏致電子董事長、中央EMBA92級兩岸組畢業學員袁万丁,圖張家毓攝]

怕投資大錢做研發,只怕技術不夠創新取得客戶信賴,宏致電子不斷挑戰高難度,更以漂亮的淨利率成績單,擠下紅海、泰科等大廠登上獲利率王。

宏致電子,全球有八成筆記型電腦內都有其連接器,但最特別的是,他能在鴻海與正崴夾殺下,去年扔維持三三%毛利率。相較大型連接器公司如鴻海、正崴五%左右的淨利率,宏致去年淨利率始終維持在一六%以上,即使跟全球排名第一、第二的泰科(Tyco)與莫仕(Molex)相比,淨利率幾乎都超過十個百分點,堪稱連接器產業的新一代獲利王。

能維持高獲利率,是因為宏致一直專注在高難度的筆記型電腦連接器市場,並且不斷挑戰更高難度。

宏致董事長袁万丁在創業前,是在全球前三大連接器廠莫仕負責筆記型電腦部門,當時筆記型電腦裡面的連接器有九成來自日本,台灣筆記型電腦廠商每每設計產品時,需要日本協同更改連接器設計,總會遇到日本的多方詰問。而且,下單要十萬顆,日方一次卻只能滿足兩千顆。

「日本人行,為什麼我們不行?」袁万丁想。他在民國八十五年創立宏致,打算發展筆記型電腦連接器,在放眼望去都是美日大廠天下的連接器產業中,宏致的前途「沒有人看好,」他說。

生產筆記型電腦連接器的考驗難度為何?信邦連接器業務部門協理王俊鏘表示,每一款機種的內部連接器都需要隨著機種的尺寸、高度、機板設計做不同的連接器,包括高度、寬度、接合角度與針腳數(pin)都要考量進去,而且要求的精細度更高於桌上型電腦產品。

這種少量多樣的生意,在當時,並非台灣人眼中的好生意,但卻是袁万丁眼中的機會。

狂砸經費開模組、買儀器破解日本獨門技術

民國八十八年,面板模組相關廠找上宏致,希望能夠開發出變流器的連結器,這筆生意原本都是由全球前十大的日場─壓著端子製造株式會社(JST)獨占,結果,宏致花了一年才把產品做出來。

由於這款連結器得比以往開發的連結器要能承受高出五倍的瞬間電流量,若耐熱度不夠,導致變流器燒起來,輕著面板報銷,重者整台價值五、六萬的電腦爆掉。袁万丁回想當時以為跟日廠用同樣材料就可以,「沒想到,怎麼試都不過,一到客戶那邊測試就起水泡變形。」

於是宏致開始從塑膠原料、電器特性、模具結構、射出機溫度、排氣、金屬端子間距等加總起來接近上千種可能組合中找問題,花費近六個月時間埋頭研究,投資近五百萬元開五套模具,是平常模具費用的兩倍有餘。

做不出來就問,從台灣的工研院問到美日原料商,宏致終於找出解決方案。為了讓產品精密度更上一層樓,宏致還大手筆,以當時資本額的五分之ㄧ,購置當時全台僅六台的雷射三次元檢測儀,用科學的方式檢測精密度僅毫米的產品。

這一段,驚動了日本的JST,跨海控告宏致侵權,但無功而返。對方沒想到,專營十多年的獨門技術,竟被台灣醫家小廠研發出來。「我們是以少林掃地生的精神修煉自己,」袁万丁形容宏致只想低頭拚技術的態度。

專研0.01毫米精密度打入蘋果ipod供應鏈

與JST一役,讓宏致的技術實力被台灣科技業看到,從廣達到華碩等都是他的客戶,但是袁万丁還不滿足,他還想建立起第二個競爭門檻-把產品賣到體積更小的消費性電子產品內。

九十二年,袁万丁直奔加州庫比提諾(Cupertino)蘋果(Apple)總部。一向對技術最為刁難的蘋果,最後答應讓宏致參與第一代iPod shuffle的協同開發,成為繼鴻海之後,首家打入iPod內部的台灣小型連結器供應商。

宏致靠的是所研發出來的嵌入形式(insert molding)技術。試想,第一代iPod shuffle的厚度一公分不到,比一包箭牌口香糖還薄,但是裡面卻有兩塊小的電路板,得靠連接器串連起來,整台MP3才能播放音樂。宏致摸索了很久,才找到讓連接器可以變的更小、接觸面更穩當的方法。

這種工法,向來是日廠的天下,台場多採用塑膠件、金屬件各自成型後再以人工或自動設備組裝的方式,但宏致卻發展出金屬件與塑膠件同時組合為連接器的工法。這套工法難度有多高?「只要金屬件尺寸精細度有0.01毫米的差距,塑料就會漏出來,或是射不飽、造成缺料,連接器會接觸不良,甚至讓(主機)板子報廢,」宏致技術處協理楊宗霖說。0.01毫米,是一根頭髮直徑的十分之ㄧ。

宏致用三年時間,去專研此技術。去年,他們讓自己的技術力,可以與連結器營業額是自己八倍的鴻海抗衡,宏致成為蘋果,甚至是全球最大繪圖晶片廠恩威迪亞(NVIDIA)眼中最佳合作夥伴。

如今,全球有八成筆記型電腦,都用宏致的連結器,在消費性電子領域,也可處處見其蹤影。但袁万丁扔不滿足。

「當年鴻海以連結器起家,引起其他很多廠商跳入,最後有幾家留下來?」他認為,宏致還有太多功夫要練,例如去年,宏致營收達三十八億元,較前一年增加二七%,獲利成長二二%。袁万丁認為,景氣好壞固然重要,但,有沒有把該鑽研的事情做好,才更值得關心。

[註:除董事長袁万丁外,另有五位宏致高階主管皆是中央EMBA學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