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您目前的位置:首頁 > 最新消息 > 精選文章
| More

為孩子改運祈福

公告時間:2009-04-06

[轉載自2009.04.02 理財周刊,作者:國立中央大學EMBA林子銘教授]

四月四,兒童節,是生命的春天, 卻曾是蘇東坡哭窮死的季節。這個世界為何如此不公平?為何有人總是找到機會,有人卻總是遇到衰事?是時也,命也,運也?如何幫助孩子獲運蒙福,使他們比別人站在人生更前面的起跑點?曾經看過一枚古代吉祥錢幣,前面寫「百子千孫」,後面寫「萬世其昌」。這是古代父母的夢想,可是連曠世霸主秦始皇希望將江山傳到萬代,卻到了二世就結束了。富不過三代比比皆是。出生資源較豐富的孩子當能成功的機會比較大,可是比金錢更重要的資產是心理資本,包含樂觀、信心、希望與韌力。

很多父母是台灣豐年果糖廣告中的典型─別人有,我們為什麼沒有?如果沒有,現在就去買!

女:爸爸,我們家為什麼沒有鋼琴?
父:我們家有電子琴呀。
女:爸爸,我們家為什麼沒有電腦?
父:爸爸的頭腦比電腦好呀。
女:爸爸,我們家為什麼沒有豐年果糖?
父:那我們現在就去買!

可是著名的棉花糖忍耐心理測驗顯示,不能遞延物質引誘的孩子,長大後的成就有限,甚至留不住錢財。如果你告訴孩子,要什麼,爸爸一定買回來給你,其實是害了孩子,讓他們的心理沒有克制慾望的能力。常常很多有錢人的男孩子長大後,將豪車當玩具,飆車出了車禍而走了,女孩子將昂貴皮包當作洋娃娃,每月月底成了月光族。我常常問大學生: 家裡是否10年前就有為他們上大學所需費用做存款規劃?現在他們是否每年全家在開學前作年度預算會議?包含學費、書費、宿舍費、生活費、交通費、服裝費等。結果只有不到5%的學生的家庭有這種長期規劃、財務控管的能力。

很多孩子考試不理想,就被父母罰站。他們的自尊心因而受損,而自尊心是未來面對人生困境的最後防線。我唸建中升高三時,就有同學因為沒有進入狀元班,跳中興橋自殺。這種高材生的悲劇,到今天還是屢見不鮮。研究指出,台灣醫學院學生自殺傾向非常高。擁有美國普渡大學和加拿大多倫多大學兩個尖端科技博士學位的湖北狀元,清華高材生蔣國兵,因為畢業後在國外找教職不順利,2006年夏季深夜縱身跳下多倫多401高速公路立交橋身亡。留下妻子,14歲的男孩與2歲的女孩。這個天才那夜竟然沒有留戀他那可愛女兒一輩子傷心的眼淚。很多媽媽臨盆時選好良時開刀剖腹生產,使孩子一出生就有較重的命兩;或找命理師命名,希望在名字的庇蔭之下,人生一路發。這種父母的人格特質叫做外控源型─他們相信人生的命運是外在的因素造成。偏偏成功的創業家與高階主管是內控源型─他們相信自己可以改變命運。

如果中國文學名著紅樓夢拍成電影與印度現代文學《Q&A》拍成的「貧民百萬富翁」角逐奧斯卡金像獎,誰會獲得全世界觀眾的掌聲?賈寶玉vs.傑默?林黛玉vs.拉蒂卡?賈寶玉出生在豪門世家,雖有小文才,卻不甚上進。他混在脂粉堆中, 搞七捻三,連洗澡都要女傭代勞。這樣富貴人家出身的中國年輕人, 當他後來人生一不如意,20多歲就出家去當和尚, 棄家人而不顧。相比之下,傑默赤貧出身命如街狗,母親在印度教與回教衝突中被殺。他差一點被人口販子挖掉眼睛以訓練成吟詩乞丐。逃亡中他從火車車廂上由哥哥用繩子倒吊偷竊車內乘客食物的驚險鏡頭,雖是好萊塢式的誇張,但是印度火車車廂內擠滿了人的鏡頭,我卻也見過。

這樣的貧民狗( s l u m d o g )能活過每一天,已經是奇蹟。長大後,他居然還想向命運翻盤,膽敢向黑社會老大搶回自己的愛人拉蒂卡。一個曾經被他哥哥沙林.馬利克玩弄過,已經淪為黑社會大哥女人的孤女,命運如此傷人,又能如何?拉蒂卡勸傑默放棄希望。認命吧。正如江蕙在「惜別的海岸」中唱的:一切攏是環境來造成。劉德華在「天意」中唱的:只怕是再多努力也無助,如果說一切都是天意,一切都是命運,終究已注定。在電影「貧民百萬富翁」的片頭就問了一個問題:為何他能夠一路回答連博士也難以回答的問題?是幸運?欺騙?天才?還是命運?為何有人如此幸運?我的研究文獻與資料分析發現,幸運屬於永不喪失希望的人。傑默幼時躍入糞坑的勇氣,正是長大後跳出猙獰命運鎖鏈的動力。

我教過的一位中央大學傑出的EMBA學生吳兆傑先生說過值得深思的話:「寧當流浪狗,不當寵物犬。」他說因為流浪狗雖然不知下一餐在哪裡,但牠有交配的主權。而寵物犬被主人玩膩後,關到籠裡等下一餐,牠們只能聽從主人決定去勢或交配對象。傑默是難得的勝利流浪狗,而賈寶玉是失敗的寵物犬。台灣有人因為孩子留戀網咖,用狗鏈鍊住他,要他爬回家。然而,孩子不是狗。把孩子當成狗訓練,你的後代就成了別人的狗奴才。生命在他們自己的手中,他們要負起自己生命的責任,讓他們成為自己的主人。

最近有人看到中國清華大學的大學生在周六清晨七點就在圖書館排隊,他問台灣學生:周六早上七點你在哪裡?這是很神經質的提問,而神經質正是不幸的本質。幾千年來猶太人周六守安息日,他們面對上帝,安靜自省。可是猶太人得經濟學諾貝爾獎的人數高達40%,而中國人到現在還沒有一個。在異鄉跳橋自殺的蔣國兵,我相信他很可能曾經在周六的黑夜就去圖書館排隊了。周六清晨,我會休息,我也希望我的孩子好好休息。告訴自己:我的命運就是要挑戰命運。這是我很辛苦的到了青春期才自己儲存的心理資本。在這兒童節,你就幫助孩子厚植人生最重要的樂觀、信心、希望與韌力的資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