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您目前的位置:首頁 > 最新消息 > 精選文章
| More

那是我們的貨幣,卻是全世界的問題

公告時間:2008-11-12

[轉載自2008.10 亞洲金融家月刊,作者:國立中央大學EMBA林子銘教授]

美國貨幣反應的基本立國精神

國的幾千年的貨幣鑄上統治者名號通寶字樣。然而美國的鈔票反應了美國獨特的民權與遠見的立國精神。在美國的貨幣上,可以看到一行小字:In God We Trust(我們相信上帝)。這是因為美國先民當初堅持上信上帝的個人自由,而不是相信天主教的教宗,也不是順服英國皇室。第一批的清教徒為了逃避歐洲的政治迫害,搭乘五月花來到北美尋求新天地。當時,這些人共同簽署了一份檔案,而這份文件最後反應在美國的獨立宣言──“所有的人生而平等,因造物者之賜,擁有不能轉讓之權利,包含生命權、自由權、與追尋幸福之權。”美國先賢華盛頓、傑佛森、與漢彌爾頓以信仰與公正建立了一個充滿了創新力量的民主國家,所以他們也各自成為美鈔一元,兩元與十元的正面肖像。

美鈔一元的背面,是一座還沒有完工的金字塔(見圖),塔頂有一隻閃閃發光的眼睛。這是在美國大蕭條時有1/3的工人失業,全國喪失了未來的信心。當時總統羅斯福在1935年決定印製在美金一元鈔票後面。金字塔代表西方文明的基礎,眼睛代表聖經提到的異象(Vision,管理學翻譯成遠見)。在國家極端困難時,領導者必須以遠見來重振民眾的信心。金字塔上方的拉丁文Annuit Coeptis 告訴美國人,上帝會眷顧他們的努力。另一段拉丁文 Novos Ordo Seclorum則預言美國將產生財富新秩序。

美金的世界通貨力量難以取代

今天全世界除了歐元外,全世界的各國貨幣都不足與美金抗衡。中國產品大量廉價銷售到美國市場,賺取大量的美金外匯,卻沒有對等的購買美國商品,甚至假冒抄襲,累積了大量外匯存底,使得美國的外債高築,這就產生了美中經濟與政治的摩擦。而中國與其他國家一樣將這些外匯去購買美國的國庫券,保障外匯資產。美國人相信上帝,但世界各國的中央銀行卻相信美金。因為今天只有美國的經濟,政治與軍事力量,才能獲得全球資本家的信任,美鈔才有能力成為國際貿易媒介與儲藏財富的國際貨幣。

去年6月大陸旅美金融人員宋鴻兵在中國出版了貨幣戰爭。該書提出自1694年英格蘭銀行成立以來的300年間,幾乎每一場世界重大變故背後,都能看到國際金融資本勢力的干預。他們透過國家的經濟命脈掌握國家的政治命運,以各種政治事件來引發經濟危機,從群眾的恐慌掌控世界財富的流向與分配。該書因此建議中國應該擺脫美金的勢力,重新回到以金本位和銀本位。這是義和團式的想法,不卻實際。德國投機家Kostolany提到金本位像美女的緊身胸衣,讓你美麗,但不健康。中國的繼續改革開放中,仍然需要美金作為國際貿易與投資借款的工具。現代金融核心是以信用貨幣和信用交易為基礎的。人民幣還沒有取得世界性貨幣的信任地位。

英美的金融界與政治界注意到了中國政府和商界高層人士都在讀這本書。去年8月中國透過學術界管道暗示,如果美國一再施壓要人民幣升值,中國將運用其擁有的大量外匯來作為政治武器。這就引起了美國國會與總統候選人的注意、並且準備立法來提防中國對美國可能的貨幣戰爭。

美國去年來,由於房貸問題,以及與中國大幅度逆差,美金走勢一路下滑。儘管美國政治人物一再對中國施壓,要求人民幣升值,可是中國只有讓人民幣小幅度升值。因為中國自己也在去年十一月改革開放以來最嚴重的股市泡沫。而房地產也搖搖欲墜。先是在房市下跌先在南方深圳開始,再來是中部的武漢,近來傳染到上海。還有物價高漲的問題,這會令中國普羅大眾不滿的因素,所以中國目前必不會隨意讓人民幣大幅度升值。歐盟地區的經濟也招受同樣問題,英國與法國的房地產開始走軟,整個歐盟的下半年經濟成長率也調降,這是最近歐元走低的原因,

美金的走向會與美國大選、美中貿易關係發展、歐盟是否能夠刺激經濟成長以及石油等大宗貨品價格有關。如果共和黨馬侃勝利,他是否漠視美國財政赤字繼續布希的國際軍事擴張政策?如果歐巴馬勝利,他是否會將重點放在美國的經濟力量重建?我們還不應當低估美國人的建國創新精神,但是美國的貿易逆差與外債沒有解決之前,我還是認為巴菲特長期看空美金的立場是正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