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您目前的位置:首頁 > 最新消息 > 精選文章
| More

理性的領導人

公告時間:2008-03-20

[轉載自2008.03.20理財週刊-前進EMBA專題,作者:國立中央大學林子銘教授]

教對政治的影響力在世俗化(secularization)的過程中減弱。世俗化是指社會的演進中,轉向理性思考,以科學取代迷信,擺脫宗教教條的束縛。社會科學家韋伯(Max Weber)稱這個變化的程序為“世界的覺醒(the disenchantment of the world)。這個程序減少了僧侶的政治與知識的控制權力。宗教成為個人的信仰選擇,而不是國家法律與決策的依據。教育的力量在於開發人民的思考判斷力,而非灌輸意識形態。

我們將應如何透過民主的選票,選出未來的國家領導人?他有力量決定全體人民的資源應用,塑造我們集體的命運。

幾個月前,前某部長與某政治性法師提到:中國歷代朝代中,重視道教的朝代都是興盛的。這個說法,使人憂心我們領導團隊的現代化能力。

清朝在甲午戰爭之所以敗給日本,並非日本神道優於中國道教,而是中國領導團隊的迷信頭腦遠遠輸給日本領導團隊的現代化思考腦力。日本歷史劇203高地就是值得研究的個案,旅順以北的203高地是日俄戰爭中的產生重要轉折點戰役地點。這是乃木將軍用意志與鐵血換取的勝利。當時戰爭之前日本首相伊藤博文的理性判斷與眾大臣的辯論,顯示在明治維新之後,日本的國家領導團隊已經現代化。日本雖是信仰神道的國家,但沒有僧侶參與國策決定。戰爭的過程也沒有神道的主導。然而清朝人民卻相信道教使他們刀槍不入,組織了義和團去殺外國人與中國教徒。而國家領導人慈禧也相信自己是老佛爺,觀音再世。有些大臣,也不顧國際法,殺害外國人民與外交人員。大清領導團隊藉這些暴民的膽子,對西方各國宣戰,終於引起八國聯軍的攻打。慈禧逃到西安,而愚蠢義和團之民眾,戰後被清朝判刑斬頭,從此東北淪落為日俄的戰場。

南宋的兩位末代父子皇帝徽宗與欽宗面對強大的金國侵略,沒有從敵我雙方的強弱機危(SWOT - strength, weakness, opportunity and threat)做理性分析,而是聽信道士之言,尋找京城內八字相合的七千多名烏合之眾,穿上道袍,稱為六甲神兵。在城危之際,開門迎戰。結果道士落跑,皇帝被俘,國破民亡。

國家決戰不在戰場,而在國家的領導者的謀略決策腦力。孫子兵法提到評估雙方勝敗的因素,第一是“主孰有道”?這個道是指道理,也是老子的“道可道,非常道”中的方法與路徑,而不是指道教。

人類歷史的演進,統治者往往借用人民對無知的恐懼,來建立威權。中國的甲骨文就是商周之際,國君在打仗之前問僧侶算卦的產物。最近發現南美洲的安地斯山的枯乾女嬰屍體,是過去當地的原住民殺害處女來求得他們神明的祝福而留下。今天在尼泊爾還有選取未成年的處女作為女神,而印度廟宇還有廟妓。這些被犧牲的女孩,都是貧窮與無知社會的被害者。

宗教對政治的影響力在世俗化(secularization)的過程中減弱。世俗化是指社會的演進中,轉向理性思考,以科學取代迷信,擺脫宗教教條的束縛。社會科學家韋伯(Max Weber)稱這個變化的程序為“世界的覺醒(the disenchantment of the world)。這個程序減少了僧侶的政治與知識的控制權力。宗教成為個人的信仰選擇,而不是國家法律與決策的依據。教育的力量在於開發人民的思考判斷力,而非灌輸意識形態。

領導人面對不確定性決策與風險決策時,應有容忍模糊度(Tolerance of Ambiguity)的計算與評估,而不是依賴神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