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您目前的位置:首頁 > 最新消息 > 精選文章
| More

志強者富 意弱者窮

公告時間:2008-01-08

[轉載自2008.01.03理財週刊-前進EMBA專題,作者:國立中央大學林子銘教授]

命沒有問題嗎,還是問題大的不得了?二十多年前我在聖誕節時,經過一處北美德裔群居的鄉下,車子出了問題。在零下十幾度之夜,我孤獨緩行雪地裏,心理開始恐慌。還好在當地教堂找到一位德國口音很濃的牧師幫忙。他安慰我:生命沒有問題,只有解決方法(Life has no problems, only solutions)。而今年我在台灣聽一位退休的牧師的演講,在很短時間,他講了三次“問題大的不得了”。

今年中國的國家產出首次超過德國。然而中國人口有十三億人,德國有八千兩百萬人。十五個中國人的生產值,勉強比上一個德國人生產值。一個中國人從20歲工作到65歲的一生經濟產出,一個德國人三年就達成了。為何相差懸殊?

在1993有一個研究世界38國共一萬五千個經理的工作內控認知,西德經理排名第五,而東德的排名與中國一樣在墊底。政治制度與傳統文化都會影響經理的各國經理工作內控力認知。到2001年,世界管理學者合作研究24國五千經理的工作內控認知,德國還是排名第五,中國仍然最後,而台灣、香港、日本也在群聚底部。

中國文化偏愛「是非成敗轉頭空」。唐朝李白:「但願常睡不願醒」;宋朝蘇東坡:「人生如夢」;宋朝宰相呂蒙正:「時也、命也、運也」。三國演義結尾:「紛紛世事無窮盡,天數茫茫不可逃,鼎足三分已成夢,後人憑弔空牢騷」。紅樓夢中對裡面眾生評語:「好一似食盡鳥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該書吟唱:「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將相在何方,荒塚一堆草沒了。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金銀忘不了。終朝只恨聚無多。及到多時眼閉了。」明朝悟空和尚的萬空歌:「金也空,銀也空,死後何曾在手中;權也空,名也空,轉眼荒郊土一封。」這種人生到頭一場空的絕望念頭瀰漫在中國文學思想中。既然是非成敗轉頭空,又何必在工作上斤斤計較?

相形之下德國的哲學家重視人的意志力量。困難是強者的快樂之源。壓力反而產生更強壯的存在感。意志的滿足不是快樂的原因,而是因為遇到困難和對手。比如叔本華生存的意志-宇宙的一切都是生存意志表現;尼采的權力的意志-不能毀滅我們的,只會讓我們更強壯。貝多芬的第五交響曲-命運敲門,勇者迎前。

尼采提到:「驅使人前行的唯一原則乃是痛苦,痛苦高於快樂。」他認為「權力意志是支配世界和人類行為的惟一的絕對動因,人生就是權力意志造就最強的人。」尼采重視的是充滿力量的意志,權力意志不只是對力量的欲求,也是生命的本能。對於擁有中國人美德-謙虛、勤奮、和善、中庸的君子,他對他們提出忠告:「你們就是這樣希望於人的嗎?善良的人?但在我看來,這不過是理想的奴隸,未來的奴隸。」

管理研究文獻指出內控力強的企業家比較會主動創新,承擔風險,領導產業競爭。我合併幾個國際性研究資料,做相關統計分析世界各國的經理工作內控力與國民健康指數、快樂指數與平均生產毛額。發現各國企業經理工作內控力強的國家,其人民也比較健康,快樂與富有。頭腦有堅強的意志力者比較富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