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您目前的位置:首頁 > 最新消息 > 精選文章
| More

活狗勝於死獅

公告時間:2007-06-13

轉載自2007.06.07理財週刊-前進EMBA專題
作者:國立中央大學資管系林子銘教授

為瓦全,不可玉碎;因為死腐的獅子,不如活著的狗。最困難的關頭,生死成敗往往在我們一念之間。

企業經營者有時面臨極端不利困境,如何韜光養晦、忍辱負重、保持活路,成了唯一思考。此時,你腦中對自己、對環境、對未來的認知,決定了生死殊途。猶太人的經典提到: 只要你還在活人中間,你還有希望。因為活著的人還知道將會死;但是已經死亡了的人毫無所知,也不再得賞賜。別人對他們的記憶已被遺忘。他們的愛、他們的恨、他們的嫉妒,都早就消失了。再日光之下所發生的一切事上,他們永不再有分了。

中國文化卻強調寧死不受辱的文化。端午節的屈原與霸王別姬的項羽就是兩個例子。屈原在《國殤》詩中:「身既死兮神以靈,魂魄毅兮為鬼雄」。這種「文化潔癖基因」將自殺成為解放心靈的最後手段,深入中華文化思想中。

我曾經到中國安徽的烏江去遊歷了西楚霸王祀。祀中有各書法家留下有關這歷史事件的詩文碑刻。其中有兩首古詩呈現相對的認知,值得深思。
1. 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至今思項羽,不肯過江東。―李清照
2. 勝敗兵家事不期,包羞忍恥是男兒。江東子弟多才俊,捲土重來未可知―杜牧
第一首詩表現出項羽可殺不可辱的英雄豪氣。
第二首詩暗示只有包羞忍恥,才是真正的大丈夫。

楚漢相爭,決戰垓下。原先項羽屠滅咸陽後本可據守關中稱帝,而他卻想著認為富貴之後,不回故鄉去炫耀,就好像穿著美麗的衣服在晚上行走,有誰知道呢? 虛榮的情緒掩蓋了他的策略腦力。他自詡「力能拔山,氣可蓋世」。將失敗歸咎於「時不利我」,哀嘆「天之亡我,非戰之罪」。這與明朝亡國皇帝崇禎的個性相似―他留下了「我雖不是亡,亡國之君。而我臣子卻都是亡國之臣」的遺言。最後項羽突圍來到烏江,廷長建議渡江,要護送他回到江東故鄉,東山再起,捲土重來,尚不知鹿死誰手。而項羽長嘆:「我與江東子弟八千人渡江而西,今天卻無一人生還。即使江東父兄可憐我,繼續讓我做王,我還有什麼面子見他們?」他的自尊心完全崩潰而放棄生機,拔劍羞憤自刎,死時才31歲。很多人敬佩他的氣節,寧可無愧而死,不肯慚愧而生。霸王別姬的戲劇就是表現出這種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悲壯正氣。人們歷來欣賞項羽「無面見江東父兄」一語,認為表現了他的氣節。卻忽視了他的剛愎自用―錯過了韓言,氣死了范增,聽不進庭長忠言。但是,這就是高階主管的正確想法嗎?

你認為「士可殺,不可辱」,敵人就侮辱你,讓你活不下去。你相信「餓死事小,失節事大」,敵人就讓你害怕失節而餓死。寧可玉碎,不可瓦全?然而破碎的玉不如完整的瓦。

寧為活狗,不做死獅。因為活著才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