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您目前的位置:首頁 > 最新消息 > 精選文章
| More

青山常在 碧水常流?

公告時間:2007-02-14

作者:93EMBA一般組游麗慧-財團法人中興工程顧問社經理,轉載自經濟日報
 400多年前,葡萄牙水手在台東海邊瞭望到一片青翠秀麗的陸地,忍不住驚呼“Ilha Formosa!”那就是台灣,此後台灣也常以「寶島」自居。

 1950年是農業年代,人口只有750萬人,生活普遍貧窮,但安貧樂道。週遭處處是好山好水,小溪清澈見底,也常見到「力爭上游」的魚群。隨後為「增產報國」,人口急速增加。

 1970年由農業轉型為加工出口業,再跨入工業,隨著出現了塑膠袋、保特瓶,河川跟著變色,報紙上開始看到「污染」及「水土保持」的新名詞,但當時沒概念,也少有人去理會。直到現在,只能在深山看到潺潺綠水,到中下游,不是溪水斷流就是變了色的臭水,生態環境丕變,這是經濟蓬勃發展付出的代價。

 台灣面積共3.6萬平方公里,高山林地占三分之二,其餘則為丘陵、平台高地、海岸平原及盆地,要孕育二千三百萬人口,實在太擁擠。人多地少就易相爭,或不擇手段向山上謀求發展,砍伐森林改植淺根性的茶葉、檳榔等作物,也配合民意的需求開闢了四通八達的各種道路,整體環境遭到破壞,千年化育而成的土壤遇雨流失,水土涵養功能日漸枯竭,水源越加難找,缺水現象益趨嚴重。

 從另一角度來看,台灣在500萬年前歐亞板塊與菲律賓海板塊移動的蓬萊造山運動,持續將中央山脈推高到近4,000公尺,山高河川陡短。只要造山運動不停止,大小地震就無法避免,脆弱地質會愈破碎,斷層也會愈多。加上年年遭受颱風暴雨侵襲,泥沙、礫石、破碎岩塊及土壤混水後,夾帶山坡暫留屑物,成為巨大動力滾滾而下的「土石流」,嚴重危害人民的生命財產。

 921大地震,原本脆弱的地質受到重創,再經近年來的幾次大颱風肆虐,使山崩的情況更加惡化,處處可見或大或小的土黃色痕跡,有些還繼續擴大中,醜化了「青山麗質」的面目。

 有人歸罪此係人為開發或超限利用山坡地所致,但經地質學者專家從衛星影像和實地調查,交叉比對、研判,發現多屬人跡罕至之原始林區自然崩塌,且逐年增多,與山區開發或超限利用不見得有必然關係。但也不能排除因種植果樹、竹林而開闢產業道路,將山坡的支撐腳挖除,遇上颱風暴雨則崩塌成災。

 概括而言,自然災害約占七成,大部分無法用工程技術去解決,需賴數十年的自然復育。至於人為的三成,當用管理手段來扼止,以減緩人為災害。

 現代的工程技術仍然須敬畏大自然力量,否則會遭到反撲,順勢而為才能趨吉避凶。日本開闢山路,挖土機的後面是大卡車,把挖出的土石方載運到已妥善處理過的棄土區,路開好了,邊坡既乾淨又不損傷坡下的林木,野溪亦清澈如舊,填土區也變成一大片用地或公園,令人印象深刻。

 反觀國內,開闢山路,常為謀取近利而不擇手段,將土石方就地推下邊坡,附近河川遇雨必定是清水溪變「黃河」,甚至把泥石帶入水庫,折損水庫壽命,終需再花數以百億元納稅錢清淤或蓋新水庫。

 近年來,環保意識抬頭,要求略具規模的工程,須經嚴格的「環境影響評估」,並需備有合法的棄土場才可動工。但棄土場始終不足,或位處偏遠增加成本,以致曾有買賣「棄土證明」,動工後就違規亂倒廢土於路邊或山坡等,造成二次公害情事。

 總之,台灣地質持續受板塊造山運動影響,加上每年的地震、颱風、暴雨侵害,治山防洪大事,學者專家都有相當完整的研究與論述,官方也有心要妥為整治與維護。惟天災難擋,雖在事前也做些防範或疏散措施,但效果終究有限。災害年年重演,災後則由政府及工程師們,竭盡所能施作防止擴大災害工程,亦屬亡羊補牢之事。建議主事者反向思考其癥結,是否與同一流域分屬多單位主管而各自為政有關?或者執行力及國民道德均有待檢討改進?否則「青山常在,碧水常流」不過是山區民宿的廣告語罷了。

(本文登載於96.1.10經濟日報A14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