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BA師生動態

您目前的位置:首頁 > 最新消息 > EMBA師生動態
| More

90級EMBA畢業校友何淵博 北海岸鐵人賽事

公告時間:2005-09-24

丹瑞颱風擋不住八百名壯士勇於挑戰自我的決心,北海岸鐵人兩項比賽在飄著小雨的詭譎氣候下如期照常舉行。過去我從來沒有想過會有膽量敢去報名參加任何性質的鐵人賽,更不要說是能有這種體力來完成它了;這一切都要歸功於Henry學長不斷的鼓舞、以及中科院的諸位跑友相互激勵,才會有今天成功地完成北海岸鐵人兩項的完美結果!



凌晨五點鐘十分,我和Jim準時會合後從桃園市出發,Jim告知他一夜幾乎都興奮地睡不著,一路上都在談論著自行車經、跑步經,希望大家這次比賽都能有優良的表現。途中雨滴不停地打在擋風玻璃上,似乎在試煉著我們的意志力,彷彿是在耳邊輕輕地說:「別去了,回家睡覺吧,不要虐待自己…」。我故意從淡水方向駛向目的地核二廠,為的是觀察比賽的路況,起伏坡度心中已經預先有數。抵達核二廠後雨勢變大,由於Ken和Henry已經事先幫我們領好了號碼布與資料袋,很快地在雨中七手八腳的於安全帽、自行車和車衣上貼好了號碼、準備好水壺、戴好了手套…就推著車子進入會場。我們在轉換區內各自找到了自己的停車位號碼,停放好了自行車再做一次最後行前檢查,確定一切都備便之後,先吸了一包Energy-in便進入起跑區進行檢錄。身旁的選手個個都是黝黑健壯,看起來似乎都身手不凡;不過,我們羅馬四劍客也不是省油的燈,挾著上週狂飆羅馬公路的餘威,我們對於今日的比賽充滿了信心!

由於我的左膝蓋關節狀況一向不太好,為了保護在運動時免於受傷,我一向是標榜著「騎馬練馬」---以騎鐵馬的方式練習跑馬拉松;經過約一年半餘的練習,除了練就了百公里戰鬥力的鐵屁股功之外,心肺功能亦大幅進步,體重也減輕不少。我努力地在擁擠的人群之中拉筋暖身,並隨著台上美麗妖嬈的健身教練擺動腰肢活動開全身關節。台上官員與來賓輪流著致詞,擴音器爆裂的聲音根本無法聽清楚他們在講些什麼;直到總算一聲槍響,選手們歡呼著魚貫衝出起跑線。當時我們站立的位置大約在人群後四分之一處,因此起跑時間會比站在起跑線的選手慢很多;反正我們志在參加與完成挑戰,相差一點點成績並無關緊要!

由於「騎馬練馬」策略,我已經有長達半年沒有真正的跑步了,維骨力也吃了兩三瓶,所以出發之後便很注意留心左膝的感覺,並保持很平穩、很舒適的步伐前進。Ken陪著我跑了一會兒,我則因為盯著一位身裁曼妙、穿著兩截式緊身跑衣的洋妞後頭,沒注意Ken何時已經跑到前面去了!經過了2.5公里處的折返點沒有多久,Henry也從後方緩緩追了上來,我揮手送他一個五百並目送他離去;其實心中蠻篤定一定能在自行車40公里項目追上他。此時突然想起那匹黑馬Jim不知去也乎?伸長脖子前眺後望都遍尋不著,心想搞不好他早已完成第一階段路跑開始騎車了,才急忙甩了洋妞趕上Henry。不一會兒完成第一階段5公里路跑又回到了起點的轉換區,很快的找到我的自行車、戴上安全帽、車用碼表歸零,此時Ken推著車子經過身旁,我也趕緊跟在後面離開轉換區,踏上風火輪向前衝刺。

在這裡我事前做了一些準備必須說明一下,賽前在停車於轉換區時,我特別先將齒輪比調整好,因此跨上自行車後可以很輕鬆的以高轉速踩踏,對於舒展跑了5公里後的肌肉有很大的幫助,並且也可以提昇速度。果不其然,許多車手立即被我一一超越,但是也有實力很強的車手快速地通過我的身旁。經過金山外環道,每個路口都已經被辛苦的警察杯杯管制著,提供我們安全的比賽環境;看到耐心等候的汽機車駕駛人,我變換鍊條掛到大盤以時速高達50公里快速穿越路口表示敬意。原先觀察過的路線有很多緩上坡,因雨停後非常涼爽與順風的關係騎得非常輕鬆,不自覺的越騎越快。經過十八王公廟、石門洞,總算看到領先選手迎面而來;斜瞄一下碼表,竟然比我快了約10公里,實力真是太強了!接著是往富貴角燈塔路口的一段長緩上坡,此時每個人多少都顯出疲態,接著的是一場體力和耐力的考驗,我利用齒輪差高轉速踩踏,輕鬆地克服這段路程。我拿出第一次使用的秘密武器Power-Gel咬在嘴邊,配著口水一口一口吞服,企圖爆發出能量;折返點後雖然是連續的下坡路段,但是卻因強大的逆向海風而非常吃力。突然之間左小腿開始抽慉,我立即停靠路邊並拿出使用另一項秘密武器噴劑,果然立即能恢復上路,卻已被一大集團超越老遠。連續追趕了5公里總算追了回來,卻又換右小腿開始抽慉…;沿路總計發生4次抽慉,影響成績最少在10分鐘以上。這種情形是因為體內鈉離子缺乏,應該在事前補充水份、舒跑、香蕉…等,以後要特別注意。

經過金山之後路上的汽車變多了,顯然是因為快接近轉換區而造成塞車;果然沒多遠就看到交管警察優先讓車手穿越馬路進入轉換區!我趕緊依號碼找到車位停好、猛吸幾口舒跑、脫下安全帽後即奔向路口,耳邊恰好聽到大會廣播說第72位選手已經完成第二階段5公里路跑抵達終點了;此時兩腿有點麻木已經不聽使喚,但是腦中響起中科院馬拉松前輩們諄諄告誡:「不能停」,因此用力跨出步伐向前邁進。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Power-Gel發生功效了?還是屁股的麻木舒解了,越跑卻越順,並在接近折返點之前迎面遇到Ken。Ken的年紀比我輕、又是三鐵老手,輸給他是預料之事;而能與他如此接近是非常服氣。反而Henry與Jim這兩匹黑馬始終不見蹤影,不知究竟是在前面領先還是落隊在後面呢?不敢輕忽,卯足了勁追趕Ken,直到終於衝過了終線!

Henry在10分鐘之後緩步回到終點,而Jim則在半小時後也舉高雙手穿越終線,至此羅馬車隊每位參賽成員都成功完成挑戰!Ken對返程的逆風表示餘悸猶存、Jim檢討本次比賽失策是未穿車褲導致屁股疼痛而影響騎車速度、Henry對於第二階段的路跑艱難感頗有心得,我則很滿意這次的表現。
Po, 2005.0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