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您目前的位置:首頁 > 最新消息 > 精選文章
| More

碳 is Money

公告時間:2009-11-26

每個時代都會產生一些重要的新名詞,若問未來二十年有哪一個你不能忽略?答案將是:「低碳經濟」。

也許你乍看不知道它的意義,沒關係,就讓下面幾個人來說服你:「股神」巴菲特(Warren Buffett)剛在本月初完成五十年投資生涯中最大的一筆收購案,他所掌管的波克夏海瑟威投資公司(Berkshire Hathaway),以四百四十億美元收購鐵路公司BNSF。今年美國鐵路運量遭受到半個多世紀以來最嚴重的週期性下滑,但巴菲特提出的每股收購價格竟高達一百美元,較宣布當天BNSF收盤價還溢價三一%,這並不像是巴菲特的慣常手筆。

究竟,巴菲特看見了什麼市場其他人所不知道的事情?他說,這筆交易是對美國經濟前景的壓注。那是什麼?《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的評論指出,巴菲特看好BNSF的原因在於,在美國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所提出的綠色新政計畫下,節能、低碳排放量的鐵路運輸,因能源價格長期看漲,將有可能取代以汽車為主的公路運輸業。

所有跟減少二氧化碳等氣體排放,以及能源效率相關的經濟事物,稱之為「低碳經濟」,因為它不只是個環保概念,更關係到巨大的利益。

這是一場企業求生戰!
華碩耗時一年,盤查夥伴碳排放量


不只巴菲特已經起身抓住跟低碳經濟相關的機會,從Google到金融巨擘美林(現為美國銀行)到台灣的台積電、華碩都正在加緊腳步布局的,都是同一件事。

從去年十月到今年九月,國內電腦大廠華碩為了一張證書,全公司上下,包括合作的廠商都被「盤查」了。

花了整整一年的時間,華碩詳記了一台筆記型電腦各零件生產、零件運輸到華碩工廠、完成組裝、消費者使用期間、到最後送進回收站每個過程的二氧化碳排放量。

華碩有數十名專員,親赴將近兩千家零件供應商的工廠,一一清點各個工廠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小至員工餐廳每天的食材,大到工廠用電量,鉅細靡遺;對內部,華碩還必須盤查所有員工的國外出差行程,以計算出因搭飛機造成的二氧化碳排放量。

花了一年,為的是什麼?為了能在筆記型電腦上貼上一張畫了個腳印的貼紙。那張貼紙代表華碩電腦成為國內第一家取得「碳足跡」商品認證的公司,也許你要問:當電子產業的毛利率早已跌破五%之際,華碩竟還有餘力斤斤計較廢氣排了多少?一張貼紙有那麼重要嗎?

但執行華碩碳足跡認證計畫的華碩品質長林全貴很嚴肅的說,不做,「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被市場淘汰!」

事情真的如此嚴重嗎?沒錯。

沃爾瑪設時限,逼供應商開始減碳

今年四月,沃爾瑪(Wal-Mart)宣布,五年內十萬家供應商,全得完成碳足跡驗證機制,並會視供應商的執行貫徹程度,將商品分等級,可能的做法包括了給分數,或者貼上不同顏色的標籤;不只沃爾瑪,幾家大型電子用品專賣店包括美國百思買(Best Buy)、加拿大未來城(Future Shop)等也考慮跟進,這意味著,華碩若不執行碳足跡認證,將來有一天可能電腦都進不了這些大通路。

台北大學自然資源與環境管理所助理教授李堅明即指出,未來所有企業都將存在一個新風險,他稱之為「碳風險」,如果不配合減碳,等於從此得喪失國際一線客戶的訂單;而且,別以為你只是家小工廠,就能置身其外。按照沃爾瑪所提出的五年內十萬家供應商,全得完成碳足跡驗證機制的細節來看,由於供應商必須完整提出:從「原料出廠─生產─上架─消費者使用─到送回回收站」或廢棄的碳足跡評估,也就是說,除十萬家直接供應商外,連帶各供應商的上、下游廠商,都必須配合執行碳足跡驗證,以每家沃爾瑪直接供應商至少有五十家上、下游廠商計算,影響所及是全球超過五百萬家工廠,其中大部分集中在台商為主的中國。

Google搞替代能源、滙豐銀行回收豬糞

也別以為只要不和大公司做生意,就能躲過這場風暴。美國加州政府已宣布,將於二○一○年底開徵碳關稅,視進口商品的碳排放量課以不同比率關稅,且會加重課稅,加州政府已估計頭三年可徵稅達六千三百一十萬美元。台灣有九五%工業品仰賴出口,碳關稅勢必成為企業的額外負擔,若不進行減碳,負擔會更重。

其他國際大廠也全在最近幾年掀起一股減碳風潮。微軟宣布將在二○一二年降低其碳排放量至二○○七年的七成、惠普(HP)也宣稱,將在二○一○年之前,將碳排放量從二○○五年的水準降低一六%,其他還有英特爾、思科與甲骨文……。

不務正業,積極跟「節能減碳」掛上鉤的還有Google,它旗下新設立了一個職務:環保能源監督,並宣布投入替代能源開發,預期在二○一二年生產五千萬瓦特的替代能源發電量,這些電量足以供應五萬戶一般美國家庭。有意思的是,在替代能源出爐之前,Google甚至招來一群山羊,為總部園區的草坪除草,以取代耗電量高的除草機。

再來看另一個有趣的例子:資產總值超過兩兆美元,全球擁有約一萬家分行的滙豐銀行(HSBC),其最新發展的業務,竟然包括一項:豬糞回收?

你沒看錯。滙豐銀行的豬糞回收計畫位於德國的Sandbeiendorf城市,過去在當地,豬糞拿去施肥前,都會先儲存一段時間,造成豬糞中甲烷因此大量發散到空氣中,提高溫室氣體濃度,滙豐銀行將這些甲烷捕捉下來,並回收發電,效益相當於減少一萬四千噸的二氧化碳排放量。 

這是一場強國角力戰!
中、美經濟政策,與低碳兩字掛鉤

滙豐銀行不只做豬糞回收,甚至還自己蓋了座風力發電廠,總計投資九千萬美元執行「全球環保效率計畫」,讓滙豐成為全球第一家「碳中和」的銀行。

事實上,低碳已經不只關係企業,甚至還關係到你、我每個人都會受到牽連的國家競爭力。

十一月十六日,歐巴馬訪問中國,就在訪華前夕,其特別助理稱,此次訪華期間討論話題的重要次序為:氣候變遷、經濟恢復、阿富汗問題。氣候變遷,竟為何優先於經濟恢復?

答案出在十月二十七日,美國能源部長朱棣文於參議院報告時鄭重提出警告,「接下來幾年……清潔能源技術有龐大需求,問題是,哪些國家會擔當起研發、製造、出口這些技術的角色?而哪些國家會變成依賴者?」「中國每個月投資九十億美元在清潔能源上頭……,同時間,美國已經落到後頭了。」他憂心美國的低碳競爭力,「美國油電混合車的電池有九九%是日本製造的。九○年代中期,全世界的太陽能電池超過四○%是由美國生產,今天,卻掉到只剩七%。」

很顯然的,歐巴馬政府已經將發展替代能源或節能技術,定調為一個整體產業戰略的問題了,因為這關係到日後美國的國力。從他就職後,美國新能源產業的相關政策就接二連三出爐,包括電動車、智慧電網、碳捕捉與儲存、可再生能源等等。

再看中國,從G20會議起,就開始向世界昭示其大國崛起的姿態,胡錦濤九月在聯合國氣候變化會議上更首次表態,中國願意參與國際減碳努力,明年中國的「十二五」計畫,預計有超過三分之一的項目,與發展替代能源或節能技術有關。

或許我們可以說,這些聲音的表面是以綠色和環保為名,但背後其實是一場新的全球產業戰爭。

全球排碳量最大的兩個經濟體(美國與中國),都已相繼把「低碳」跟經濟政策掛鉤。加上早就嚴格執行減碳政策的歐盟與日本經濟體,低二氧化碳排放標準已經確定會衝擊全世界各個角落的產業。

事實上,在十一月中歐巴馬訪問中國時,兩國共同發表的聲明有五分之一的篇幅都在談論低碳經濟相關合作與技術發展,裡頭談到:「雙方一致認為,向綠色經濟、低碳經濟轉型十分關鍵,未來數年清潔能源產業將為兩國民眾提供大量機會,……雙方認識到《能源和環境合作十年框架》的重要性,並致力於加強清潔的大氣、水、交通、電力和資源保護領域的合作。……未來五年對中美清潔能源聯合研究中心投入至少一‧五億美元,兩國各出資一半。中心在兩國各設一總部。優先研究課題將包括建築能效、清潔煤(包括碳捕捉與封存)及清潔汽車。」

這是另一場工業革命!
低碳經濟時代來了,全球產業重洗牌


當強國都聯手了,中華經濟研究院院長蕭代基直言,「出口導向的企業,再不做就會來不及了。」

而對台灣企業而言,跟著美國、中國兩個最重要的貿易夥伴布局的產業戰略,今年,也已經開步走了。

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日前公開指出,「即使沒有獲利,我們也要做綠色產業。」台積電將發展包括太陽能、LED等產業,二○一八年的目標要做到二十億美元營收,縱使不發展替代能源,國內科技大廠也全動起來了。

而即將在今年十二月七日召開的全球氣候變遷會議——哥本哈根會議,更將迫使這股力量更為強大,哥本哈根會議,是繼《京都議定書》之後,全球最重要,將影響氣候變遷機制的大會。這次會議最重要的主題,也就是二氧化碳:大會目前已初步定出,在二○二○年之前,全球碳排放總量必須較一九九○年減少二五%到四○%,包括歐盟、日本與中國等工業大國都已同意遵守這個規定。

這個標準一訂定下來,影響巨大;前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學家史登(Nicholas Stern)稱哥本哈根會議為:「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最重要的一次國際會議。」美國能源部長朱棣文甚至直言,「這將是另一次的工業革命。」因為,這等於宣告全球「低碳經濟時代」正式到來,影響所及,甚至可能造成全球產業重新洗牌。

國際能源總署已估計,二○三○年前,將會有二十兆美元(約合新台幣六百四十五億元)投資於替代能源產業,聯合國也預測,屆時創造出的綠色工作機會,將高達二千零四十萬個,是二○○六年相關工作機會的八.七四倍。

歐盟已預估,二○一二年起,全球航空業成本將劇增三十五億歐元(約合新台幣一千六百九十億元),未來飛行差旅支出將大為提高;到二○二○年時,電動車會顛覆全球的石油需求,占美國與中國新車市場的四分之一;而全球LED市場產值更將在二○一二年增加一倍,達到約新台幣四千二百三十億元。

擁有碳優勢,你就贏了!
企業減碳就是省錢,還能甩開對手

嗅覺靈敏的投資機構更早已將碳風險為企業評估重點,目前已有超過兩百家投資機構(管理金額達三十一兆美元,約占全球投資資金的三分之一),要求全球五百大企業必須揭露二氧化碳排放量,未及時揭露的,就再難從國際資金市場上爭取到便宜資金。清大經濟系教授黃宗煌說,「如果現在還沒體認到『碳』的威力,那未來麻煩可就大了。」

碳風險,將會是未來企業面臨的最大困境。但反過來看,是風險,也就會有機會。若能及早建立碳優勢,卻可能是拉開與競爭對手距離的工具。《世界是平的》作者佛里曼(Thomas L. Friedman)就直指,碳優勢,將是全球化趨勢下最持久的優勢。

擁有碳優勢,去年經歷破產危機的冰島可望重新翻身。冰島正積極打造全球最大的伺服器中心,因為大型伺服器除本身運轉的耗電量高,還需要電來冷卻。冰島氣溫長年天寒地凍,因此冷卻所需的耗電極少,且冰島全國電力都是地熱發電所生。正在冰島興建伺服器資訊中心的Verne Global公司老闆蒙若(Jeff Monroe)即表示,將伺服器貯放於冰島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基本上是零,對一家得運用上萬台伺服器的大型網路公司來說,每年減少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將超過五十萬噸,達新台幣四億元。
國際能源總署已估計,二○三○年前,將會有二十兆美元(約合新台幣六百四十五億元)投資於替代能源產業,聯合國也預測,屆時創造出的綠色工作機會,將高達二千零四十萬個,是二○○六年相關工作機會的八.七四倍。

歐盟已預估,二○一二年起,全球航空業成本將劇增三十五億歐元(約合新台幣一千六百九十億元),未來飛行差旅支出將大為提高;到二○二○年時,電動車會顛覆全球的石油需求,占美國與中國新車市場的四分之一;而全球LED市場產值更將在二○一二年增加一倍,達到約新台幣四千二百三十億元。

美國與印尼於今年六月剛簽署一項協議,美國同意勾銷三千萬美元債款,以交換印尼承諾保護蘇門答臘雨林,這是美國至今金額最大的一筆「保護自然抵償債務」計畫,原因在於,印尼是目前全球熱帶雨林濫伐率最快速的國家之一,每年喪失的雨林面積,幾乎跟瑞士一樣大。

回到企業面,國內第一家取得碳足跡認證的華碩品質長林全貴指出,能夠知道生產過程中哪一段的碳排放量最大,就能知道該如何對症下藥,長期下來,其實反而有助於改善企業利潤。「想要減肥,總得先知道自己體重是多少。」林全貴說道。

林全貴指出,減碳的積極意義就是省錢,因此,華碩已針對能否再減少供應商,與運輸路線能否再縮短或合併進行重新評估。

英國洋芋片生產商Walkers已有成功實例。Walkers是英國第一家取得碳足跡認證的業者,從中發現洋芋片的最大碳排放量來自於馬鈴薯配送與洋芋片包裝,因此它透過只用英國本地生產的馬鈴薯、回收九○%廢料,並減輕包裝重量等做法,目前已減少七%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從而降低生產成本。

麥肯錫顧問公司即預估,某些現有節能技術可通過未來節約的能源收回成本,僅靠應用這些節能技術,到二○二○年,企業與消費者即可節約六千億美元。

「最重要的performance(成效),還不只是省錢而已,而是有marketing(行銷)的成效。」林全貴說,根據美國消費者協會調查,每三個美國消費者中,就有一個願在未來兩年內買綠色商品,且有五三%的人願為綠色商品多付錢,顯示綠色不僅是商機,更是未來主流。

蕭代基更直言,企業建立起碳優勢,是讓二、三流對手從此消失的做法。

進行減碳,除能與對手拉開差距,甚至,還能夠將你的優勢在市場「販售」,獲得報酬。
根據世界銀行統計,去年全球碳市場的交易金額高達一千二百億美元,三年內成長五十倍。到二○二○年,更將達兩兆歐元(約合新台幣九十六兆元)。

未來,投資人除了得分析上市櫃公司的財務報表外,也應注意二氧化碳排放量較多的企業,甚至不願揭露的企業,一旦各國政府落實管制制度,隨之而來的就是突如其來的大量成本。

個人具備綠色技能,薪資水漲船高

低碳優勢也不只是企業的關鍵課題,對個人工作者而言,「綠色技能」將會是繼資訊技能之後,下一個現代工作者必備的基本能力,現在他們已有個專有名詞叫「綠領」。根據聯合國環境規畫署(UNEP)和國際勞工組織定義,對於保護環境或者永續生活有貢獻的職業,都可稱為綠色工作,包含降低能源消耗、維持生物多樣性和減低碳排放量等工作。相對藍領和白領工作者,這些綠色工作者,形成一個特殊階級,叫作綠領。

而美國太陽能協會(American Solar Energy Society)研究指出,到二○三○年,美國每四位工作者就有一位「綠領工作者」。這些新產生的工作機會,不只出現在環保工程公司,將放大到製造、建築、金融等各產業,甚至深入每個產業的管理階層。例如杜邦(DuPont)已經設立環保長(Chief Sustainability Officer)、昇陽(Sun)有環境責任副總裁(Vice President for Eco-Responsibility),主導企業的環境策略與承諾,讓企業更具備綠色形象,發展更具競爭力的綠色產品與服務。

據英國環境工作人力資源公司Acre Resources的調查顯示,二○○六年到二○○七年,從事氣候改變相關工作的專家,包括碳權交易員、分析師、專案經理人,成長了三倍。而台灣,目前也已經出現了一批綠領新貴,他們的收入,可以是同輩非綠領工作者的兩倍。

而未來,即便你不是綠領,也不是企業管理者,你都要注意:對一般消費者而言,企業可能因為減碳,致初期成本增加,而轉嫁到消費者身上,此外,一旦政府開徵能源稅,油電費用大漲勢不可免,因此帶動的物價上漲幅度,恐怕得以倍計算。

低碳,已經不只是概念,有人說低碳已經逐漸醞釀出一個超越國家與地域的新經濟體,在當中,強者就是那些具有碳優勢的企業或國家,而無論你願不願意,都必然無法置身事外,不受這個新經濟體的牽動。

轉載自商業周刊 第1149期 http://www.businessweekly.com.tw/webarticle.php?id=38538&p=1